银河国际城网站

“错换人生28年”案今日再次开庭:从“跨省认亲”走到“对簿公堂”

  9月18日上午9时,备受关注的“错换人生28年“许敏等人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、杜新枝侵权责任一案,在河南省开封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法院开庭审理,其中许敏一方以其故意隐瞒乙肝病史致许敏养子姚策最终死亡为由,要求杜新枝与医院承担连带赔偿责任。

  红星新闻此前报道,2020年2月17日,28岁的江西九年姚策被查出患有肝癌,其养母许敏欲割肝救子,却发现与儿子并没有血缘关系。后来得知,因为1992年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生产时,相关人员工作失误造成许敏和杜新枝抱错了孩子。28年后,两个家庭的命运因姚策生病缠绕在一起。此后,双方当事人走上法律诉讼道路,可同时,他们也被“错换人生”还是“偷换人生”、房产纷争、情感纠葛等问题裹挟。

  姚策错换28年的人生归位后,错换的感情却迟迟没有归位。如今,姚策已经离开了尘世纷扰,两个家庭的纠葛却仍在继续。原本是跨省认亲的幸福团圆,为何最终走到对簿公堂?

  为查清当年线日,许敏和杜新枝先后几个小时分别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产下一名男婴,后来,许敏回到祖籍地江西九江生活,杜新枝回到祖籍地河南驻马店。

  随后许敏开始查阅院方病例,终于在两个月后,找到了身处河南家庭的亲生儿子郭威。2020年4月17日,许女士与自己的亲生儿子郭威在河南驻马店高铁站相认,这是她第一次拥抱自己的亲生儿子。

  而与此同时,这出连编剧都难以写就的人生戏剧却在网络中愈演愈烈,网友挖出两家人的房产纠纷、情感波澜,媒体曝出姚策被多家筹款平台拉黑……一轮又一轮的热点,姚策和家人也只能一次又一次回应。

  正式将他们推上舆论风口浪尖,是在今年2月25日,许敏一方律师李圣在直播中,把姚策郭威“错换人生28年”改成“偷换人生28年”,一时间掀起网络激烈讨论。

  今年3月23日,姚策因肝癌晚期救治无效在北京去世。姚策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定格在2月26日。“其实我们一家的感情从未改变,28年的情感也不会因为网络舆论冲击而烟消云散。只是目前家人确实受到网络舆论影响非常严重,我希望通过法律能找寻真相,让每个人都意识到,真正重要的是家庭,尽快开庭,尽快结束,然后断网,关起门过好自己的小日子,这才是最后完美的结局……”

  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通报内容显示:经调查,郭某宽、杜某枝夫妇于1993年8月18日经原河南省驻马店地区计生委审批同意生育二胎,于1995年8月23日为郭某申报户口;郭某宽与郭某二人无亲属关系;当时该医院在婴儿管理上,采取统一样式的襁褓,并在襁褓外捆扎统一样式的圆牌,仅以圆牌上注明的床号对新生儿加以区分,通过查询调取原始病历档案及妇产科管理规章制度,发现当时该院存在诊疗行为不规范及管理混乱的问题。

  据许敏提供的(2021)豫0204民初98号开庭公告显示,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定于2021年5月8日上午9时,在该院第一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原告许敏、姚师兵、郭威诉被告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侵权责任纠纷一案。开庭当天,红星新闻记者从许敏代理律师处获悉,因原告追加杜新枝为被告等原因,该案择期再开庭。

  自姚策去世以来,杜新枝一直在江西照顾孙子,暂避舆论风波3个月,直到5月中旬,杜新枝收到许敏的起诉书,她坦言如今已无法逃避回应,因为被迫站在被告席击溃了她的最后一道防线。杜新枝提供的追加被告人申请书显示,许敏等人请求人民法院依法追加杜新枝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,并与被告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承担连带赔偿责任。

  至于起诉理由,许敏一方在申请书上表示,在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侵权责任纠纷一案中,由于杜新枝隐瞒乙肝病史,导致许敏一方抚养28年的养子姚策错失了注射至关重要的乙肝疫苗,致其养子最终死亡,侵害了许敏一方的权益,与本案正在进行的诉讼,具有直接的法律上的利害关系。许敏一方认为,杜新枝和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共同侵权行为导致了姚策死亡,杜新枝应与医院承担连带责任。

  而对于此次开庭,杜新枝表示她已备好100多张照片和2000字发言稿,将阐述自己没有“偷换”和隐瞒乙肝的情况,“我向法官申请了一次为自己发言的机会,我会将郭威的成长经历展示给大家看,他没有像网友说的‘流落河南’,虽然后来知道不是亲生的,但是过去这28年的感情,每一天每一滴都是记在心里的。”杜新枝说。

上一篇:404 Not Found

下一篇:没有了